Playback
2007一人一故事劇場


Playback Theatre 中文又譯為『一人一故事劇場』,是民眾戲劇的一種型態,簡單地說是一種即興互動式劇場,演員沒有事前編好的劇本,劇本是由現場來觀看的觀眾所提共的,且一定是觀眾自身的感受,或故事。 這樣的表演形式已有三十年的歷史,目前有五十多個國家有一人一故事劇團,且不斷擴展中。

創辦此劇場形式的Jonathan Fox,結合了劇場、心理劇與原住民族集體聚會的儀式與精神,希望能在現代社會中提共一種愛、分享、平等與尊重的藝術場域,進而成為社會改革的力量。

目前台灣有較多的老師、劇場朋友、社區志工學習這樣的劇場形式,應用在學校和社區。它的精神著重對話、傾聽、同理與接納,表演練習著重肢體與聲音的直覺開發與創造。工作坊介紹的活動與形式都是讓參與者很容易應用在生活上與教學上。但由於是團隊即興的表演,必須持續和團隊伙伴進行團練,培養默契,與自我釋放和察覺,對於個人成長與人際互動有顯著的幫助。藉由真實的感受與故事的分享,增加對話、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弭除紛爭,建立深度的理解與散播愛的分子。 歡迎你來與我們一起體會Playback Theatre的深度與吸引力。


一人一故事劇場與我    (本文作者為搞笑寶寶,原刊於風城法音季刊)

遇見一人一故事劇場,是去年(2004)春天前的事情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報名參加了工作坊,只因為招生的訊息讓我感動,直覺那正是我想要的舞台。

一人一故事劇場是香港的說法,原稱是Playback theatre,屬於一種即興劇場的原創形式。劇場中由觀眾訴說自己親身的感受或是故事,再由台上的演員即席演出,把表演當作一份珍貴的禮物,送給說故事的人。也許從來沒有一個劇場這麼接近觀眾、需要觀眾,因為沒有說故事的人,就沒有playback劇場。

本於一人一故事劇場「平等、尊重、分享」的精神,這個形式十分適合社群和團體的分享。記得以前上課時老師曾舉過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在一次演出中,他詢問一位坐在輪椅上的觀眾,能不能分享他的感想或是故事時,這位觀眾竟然當場哭了起來,幾分鐘後心情平復了,他才說出原因:原來已經好幾年沒有人請他說話了。

讓許多人感到好奇的是,一人一故事劇場和心理劇的關係。在實作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一人一故事劇場在某個程度上,能夠提供說故事者「被照顧」的感覺,似乎有舒緩情緒的作用,但是其本質是分享、平等與尊重,演出的形式也不適合用於治療,因此和心理劇有所不同。我們相信,說故事者透過整理與陳述自身經驗,並以「局外人」的立場觀看故事的演出,能提供情緒管理上的正面助益。反之,一人一故事劇場也必需留意演出的「儀式」,許多儀式設計的基本立場,都是源於照顧說故事者,並且協助演出能順利進行。

平日在舞台上,我們看到許多編劇們精心打造的經典之作,演員們透過各式技巧將劇中人物與情節發揮的淋漓盡至。故事的內容或者是典範,或者是標竿,或者是小人物和大時代,或者是奇幻的世界,但總少了一些什麼──那就是你和我,沒有屬於我們真實的故事。

其實,我們的生活之中不斷地上演一幕幕的精彩好戲,有時快樂,有時悲傷,有時喜悅,有時瘋狂,如果有一個劇場,能讓每一個人訴說自己的故事,透過演員即席表演,使得說故事者抽離當事人的身份,成為一個「觀看者」,相信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學習和成長空間。

一人一故事劇場是同時兼顧「溝通」和「藝術性」的劇場,身為一個佛教徒,如果要參與一個劇場,可以選擇演出經典故事,也可以演出時代劇,當然,更可以是聆聽眾生的一人一故事劇場。在香港不乏社服機構、宗教團契運用一人一故事劇場的成功經驗,相信在台灣也能夠有所發揮。

和朋友組團學習並分享一人一故事劇場,對我而言,不僅是件好玩有趣的事情,也是人生十分難得的經驗。自從參與劇場的演出之後,深深覺得自己有豐富的成長與收穫,簡單整理之後,我發現至少可以獲得以下八種利益:
一、表演能力的發掘:透過肢體、聲音的訓練和表達,發掘自我的潛能;
二、溝通能力的提升:學習同理心、積極傾聽的技巧,將說故事者的心情明確地展現出來;
三、創造能力的激發:沒有劇本的即席演出,時時刻刻必須發揮想像,腦力激盪;
四、敏覺能力的培養:透過別人的故事能夠拓展自我的世界,透過仔細的觀察,能夠培養覺察的能力;
五、尊重、包容與平等:劇場的精神是平等尊重,因此每個位置都是一樣重要,將演出當作一份重要的禮物送給說故事者,令人充滿喜悅;
六、團隊合作與領導:透過團隊合作彼此協助,共同完成演出,能體會「群龍無首」的領導極致;
七、組織與整合能力:透過主持人、演員、樂師等不同的訓練,能夠強化組織能力與整合能力;
八、經濟實惠又好玩:幾張椅子、幾塊布、幾樣簡單的樂器,在街頭、社區公園就可以演出,減輕了龐大成本預算的負擔。

雖然有這麼多的好處,然而每上一層,就會發現自己竟是如此的匱乏。這不禁讓我想起了劇場創始人Jonathan Fox曾提出的問題:

每一個群體之中都有人在受苦──你知道他們是誰嗎?
每一個群體之中都有人被忽視──你能夠辨認他們嗎?
每一個群體之中都有人被視為異類或自覺為異類──你能夠看到他們嗎?
如果你看見,你知道怎樣邀請他們嗎?

顯然,我們要學習的還很多,要耕耘的還很多。

Jonathan Fox有過這樣的願景,而且不曾中止:有一天,在不同的社區中都會有一個一人一故事舞台,有演員坐著隨時預備,然後人們在上班/回家的途中或路過時,都會停下來分享他們的故事,就如日本的茶道館一樣。這個讓一人一故事成為任何人隨時隨地都可以輕易享受的憧憬,至今依然伴隨著我。

也期待有一天,在台灣有許多的一人一故事劇場,大家能夠平和的坐下來,說說你的故事,分享我的感覺。在這一天來臨之前,我們得做好準備。